婦產科-婦產科診所,婦產科女醫師
    關於婦產科   女醫師介紹   婦產科診所   產檢   最新消息
最新消息 > 克羅地亞 巴爾干不是終點(全文)

文章来源:由「百度新聞」平台非商業用途取用"http://travel.163.com/13/0607/18/90PLOIUH00064K3R_all.html"

閃著亮光的微笑橙紅色的屋頂、藍色的海水和白色的石灰巖構成了杜布羅夫尼克的主色調。古城里彌漫濃厚的中世紀風情,還有很多人更加熟悉的意大利生活痕跡——晾曬的各色衣服掛滿街巷,上面散發著陽光與海風的氣息。碼頭邊的露天餐廳傳來烤海鮮的味道,市集里賣的熏衣草香包,散發另一種清香。坐落在達爾馬提亞(Dalmatian)海岸地區的杜布羅夫尼克分為新城和舊城,關于旅游的一切都集中在后者。古城因為一直保留著中世紀的風貌,1979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(UNSECO)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。舊城區建在達爾馬提亞海岸南端的一塊石灰巖上,亞得里亞海從三面環繞,仿佛一片巨大的貝殼向海面伸展出去。自12世紀開始,這里曾經是地中海繁華的貿易中心,僅次于威尼斯。1667年的一場大地震,和世代經歷的戰爭,使得杜布羅夫尼克的海權不再,但卻幸運地得以完整保存。土生土長的Branka是我最先在克羅地亞認識的朋友,我隨她穿梭古城。“不是我吹牛,這個只需半天就可以走完的古城,真值得在這兒住上一段兒。”Branka以這樣的開場白宣告生活在杜布羅夫尼克的驕傲。同樣擁有美麗海岸線和宜人的地中海氣候,消費卻比法國南部、意大利等地更便宜,杜布羅夫尼克吸引不少好萊塢巨星在這里買下依山向海的房子,早已不是什麼新聞。素顏的碧昂斯、湯姆·克魯斯、布拉德·皮特與安吉麗娜·朱莉等隨時可能在不起眼的角落跟你擦身而過。海岸邊的五星酒店HotelExcelsior還有一個大家津津樂道的故事,影星理查德·伯頓就曾在酒店的某間套房與伊麗莎白·泰勒度過浪漫之夜。跟著Branka,我們先從城門走進古城最熱鬧的Stradun大街。游客們正忙著光顧兩旁的小店和露天咖啡,Branka卻讓我細看從1468年已鋪在地上的古老石灰巖磚。“1667年這里經歷了一場大地震,如今的古城建筑都是災后重建,只有石板路見證著近600年的風霜打磨,每塊石塊都光滑如冰、閃亮如鏡。”時光不逝趁著雨勢,我們從Stradun大道旁的一條小巷鉆進始于1317年的圣方濟修道院(FranciscanMonastery)。修道院是地震后按原貌復修后保留下來的模樣,Branka讓我一定要看看院子回廊旁的藥局StaraLjekarna。原來,這是歐洲最古老的藥局,從1317年經營至今。“店子雖老,賣的藥可都是現代的!”Branka的驕傲再次溢于言表。藥房內除了各種藥物,還有用當地產的熏衣草、蜜柑或玫瑰等制成的天然潤膚露,分不清亞洲人面孔的店員不會說英語,急忙從柜子里找出日本雜志,給我翻看特意給藥店做的兩版報道。杜布羅夫尼克吸引人的秘密,還藏在那些上下曲折的小巷中。Juverlir是當地人,在古城OdPucaVl.LazarKodic巷子里經營一家銀器飾物店,店沒有門牌、名不見經傳,卻是相傳三代售賣手工銀花首飾。店里古老的飾柜、昏黃的吊燈、用來放銀飾的紅色和黑色的天鵝絨墊布透著陳年氣息,彷佛從上世紀以來就被時光凝住。Juverlir年過七十,能說簡單的英語。他說:“銀花飾物有些是屬于我祖母的手藝,她走了許多年,從前的款式也不再做了。”我挑了一對精巧的銀花耳環,Juverlir緩緩拿到從上個世紀始沿用至今的秤上稱重,居然花十多塊歐元能買到一件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古董銀飾,我愿意一直留在這樣的時光里。薩格勒布遇上總統從杜布羅夫尼克前往首都薩格勒布的路途,必須跨過鄰居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(BosniaandHerzegovina)的地盤。克羅地亞如此尷尬地被分隔成兩個不連續的部分,是1699年簽署的《卡爾洛維茨條約》所產生的結果,當時拉古薩(Ragusa)共和國將內烏姆(Neum)地區賣給奧斯曼帝國以保國土安寧,它由此成為今天波黑唯一的海岸地區。薩格勒布作為前南斯拉夫第二大城市,它不僅值得過個周末,你甚至可以在那兒待上一周。城市中心主要分成GornjiGrad、Kaptol和DonjiGrad三個區,GornjiGrad是舊城核心、昔日的歷史中心;毗鄰的Kaptol區則是餐廳、商店林立的地段,連鎖時裝店、超市、大廣場TrgBanaJelacica和街市Dolce等都在這里,當地人會把GornjiGrad和Kaptol合起來稱為上城區。薩格勒布的“菜籃子”多拉克菜市場(Dolac)是我最喜歡的地方。清晨時分,菜農們早已擺好攤,開始售賣自家出產的新鮮蔬菜、水果、蜜糖、奶酪……室內市場則會是魚類海鮮。菜市場附近的TrgBanaJelacica是薩格勒布最主要的大廣場,適逢周末,廣場上正在進行克羅地亞東部和山區的旅游宣傳,來自山區的人們,帶著鄉村烤制的蜂蜜果仁蛋糕、高濃度的香草烈酒、各式自家制的風干肉等,敞開著讓人試吃,一派嘉年華的氣氛。身穿白色、紅色、黑色交織當地傳統服裝的鄉間女孩兒,讓人忍不住將鏡頭對著她多按幾次快門。突然一只手輕拍了一下我的肩膀,并用簡單的英語對我說:“姑娘,你身旁的人更值得拍啊,他是我們親愛的總統先生!”總統先生身穿一身黑色西服,看上去今天是來工作的,不過此刻他正認真琢磨手上吃的東西——那是來自山村的一種小吃。總統伊沃·約西波維奇(IvoOsipovich)顯然沒有意識到身邊的亞洲女性來自中國,他先是報以略帶驚訝的微笑、然后友善地和我握手說:“歡迎來克羅地亞啊!”樂觀的藝術GornjiGrad舊城區是我認為這座城市最美的地方,從建于羅馬時代、如今僅存的薩格勒布古城門走進去就是舊城區所在。城門內是一條放滿紀念石碑的通道,里面奉了一尊圣母像。1731年舊城發生大火,只有這城門和圣母像幸存,人們遂在通道里建了小型圣壇供奉,當地人經過城門,都會虔誠敬禮。穿過城門走進古城大街,便是薩格勒布最美的圣馬克廣場(St.Mark’Square),和廣場上建于中世紀的圣馬克教堂(St.Mark’Church),旁邊是克羅地亞政府、議會和市政廳所在地。這里也是薩格勒布的地標。教堂最搶眼的是花磚拼圖的瓦頂,由紅、白、藍、赭四色組成的圖案組成放在一面旗上的兩個徽章,左邊的代表當時克羅地亞三個國王,右邊的則是薩格勒布市徽,設計上都帶有典型的斯拉夫風格。由于歷史與宗教的原因,這種風格融合了羅馬藝術與拜占庭風格,大氣莊重又不失歡愉和熱情。廣場上的步操檢閱儀式并不常見,一隊步兵由騎兵帶領走向廣場,他們的制服分為幾種不一樣的搭配:白色襯衣、紅色的圍巾與黑白條紋的腰布;紅色硬挺的制服配上黑色的圍巾,腰布是黃黑條紋;深藍或墨綠色制服加紅色圍巾,腰布則換成了藍白條紋。衣服上都有著金黃色的盤花扣,外面全都罩著披風,不過有的卻只是蓋住一半肩膀。一路上萍水相逢的克羅地亞人,他們身上都透出一種樂觀與堅毅,在杜布羅夫尼克陪伴過我的Branka曾說:克羅地亞人每一代都經歷了自己那一代的戰爭。最近十幾年來總算政局平穩,但2009年克羅地亞陷入經濟低迷,政府告訴市民們的是,家庭及夫妻間要互相關心、體貼和支持,用幸福感對抗逆境。人們雖沒有富裕的消費,甚至負債,卻多了時間留在家里,享受簡單的天倫和親朋之樂。也許有這樣的前提,這個國家才有了一座分手博物館(MuseumofBrokenRelationships)的出現。分手博物館就在圣馬克廣場對面,由一對克羅地亞藝術家情侶OlinkaVistica和DrazenGrubisic創辦。這對情侶經歷了數度分分合合,發現一些剪不斷理還亂的感情,往往被一些難以處理的“遺物”縈繞得不知所措。不管是背叛還是和平分手,不管是感情突然死亡還是無疾而終,只因心系牽絆而難以重新上路。有一天,這對曾經的藝術家情侶突然萌發一個想法——收集自己和朋友們無法處理的分手遺物做一次世界巡回展。這個主意得到了出乎意料的“追捧”:很多人把自己的“分手遺物”從世界各地送給了他們。這件世界巡回展最終導致了一個永久性的結果,那就是巡展結束后,兩人決定在自己國家辦一所永久博物館,這也許會成為人們面對逝去感情的一種心理療法,釋放內心和過去的憑借,重拾對愛情和未來生活的希望。上帝的淚水普利特維采湖群國家公園,由十六個主要湖泊交錯組成,又名十六湖國家公園,這個名字比它的本名更為人熟知。十六湖國家公園位于首都薩格勒布與扎達爾(Zadar)之間,按照地勢分為上湖與下湖,連接每個湖的是潔白如練的瀑布,上下交錯連綿將近20公頃。穿插在這些瀑布間的,是蜿蜒的步行木橋。上湖的湖水襯著白色石灰巖山谷,周圍是茂盛的森林,幾段奔涌而下的瀑布扮演了中間連接的角色。下湖的湖水更小也更淺一些,環繞著一些稀疏的灌木叢。大部分的水來自白河和黑河(BijelaandCrna),湖與湖之間的分隔,則是由于水在流動過程中從石灰巖中吸收了鈣而逐漸形成,這種獨特的水和巖石以及植物之間的互動,早在冰河時期就已經開始,從未間斷。

關鍵字標籤:http://www.sundaytour.com.tw/zh-tw/tours/overview.php?cfid=1&cfid2=12